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Прошлое отодвигает настоящее и определяет будущее.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死后

但凡阴雨天,就命中注定似的,总要带着点人间凄苦的意味。绵绵细雨像雪一样下着,落到人的身上,萎靡不振般湿漉漉一片。这时候,往往天边的坠日看起来都多了几分苍白,像失了血色的人的脸面,却并不是每一个人见了,都会为止心里一疼。

 

王耀今天便是这样的结局了。其实说末路或许要更贴切一些,他自己心里清楚。只是活得太过长久,和人相处太过频繁,心底就不免要沾上几丝生气,就又蠢蠢欲动,妄想有人能对他并不一般。所以他才决定赴约的,可以说是兴高采烈地踏进了这座并不大的墓园。金发的牧师对王耀说,今天是某位圣人殉道千年日子,所以他是一定要来这里做祷告的。他希望王耀能站在他身边看他做这件事情,因为王耀与圣人同岁。金发的牧师知道王耀是一个活了千年的吸血鬼。

 

“所以呢……”

 

王耀披着黑色的斗篷站在雨中,眼神悲凉地望着地上那敞着口的椴木棺材。他倒是不怀疑什么,这的确是伊万的作风,在教条和教律下成长起来,且从来不曾想过为什么的人,总会是这样的。这种人是永不相信自己的。他们相信的,从古至今就只有那个高不可攀的、如太阳一般明亮的神。而王耀从自己的命运之中得知,神是不存于人世的。

 

“所以呢!!!伊万·布拉金斯基!!!说下去啊!!!”黑发的吸血鬼猛然抬起头来,向眼前一身黑衣的他的神父逼视了过去,“木锥还是圣水!还是说为了今天!你连受了祝福的银子弹也都准备好了!!!”

 

他将兜帽摘了下来,要的就是临死前让伊万记住自己的脸——他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只要伊万说希望他悔过,希望他能去往神的身边接受无上的祝福,他就注定是要栽进这口铺着黑天鹅绒的棺材里含恨而去的——虽然伊万从来不会对王耀说要他去死。他只会说他自己终有一天将会死去,蒙主荣光。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一件也没有带来。”

 

伊万站在雨中,低着一双浅色的眼睛。雨似乎忽然大了些,宛若上天对代行者的犹豫的催促。那透明的水顺着伊万的额发,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蜿蜒而下,像是一道道已然褪色了的伤疤,割裂了他本该浮于脸上的心中所想。王耀忽然就难过起来。他想象着这是伊万为他流下的眼泪,忽而就自欺欺人地意识到,自己的胸腔居然不可思议地疼痛起来,仿佛被人刺穿了心脏的羔羊。

 

“伊万……”王耀哽咽了。他知道原因,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控制不住了,“不要这样好吗?不要这样对待你自己。你说神爱世人,所以才愿意为人负罪。那我呢?”他近乎是绝望地望着伊万手中紧紧握着的那柄嵌满了宝石的十字架,不知哪儿就有了勇气,居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十字架裸露在外的部分全部包裹进了自己的掌心里,“是不是如果我今天如你所愿,你就承认你对我也是——也是……”

 

话只能说到这里了。王耀一边的嘴角因为掌心的疼痛轻轻抽搐着,看上去却似乎是在微微而笑。他是没办法让一个坚信神爱,故而同神一样怜爱世人的人承认他除了敬爱神以外,还心爱着某个确定的个人的。这是最大的禁忌,也是最大的罪孽。这点不能为世间所接受的不齿是会妨碍伊万的今生,乃至他为之修行了一辈子的死后的。

 

“我接受你的忏悔。”伊万松开了握着十字架的一只手,高高扬起,又缓缓落在王耀黑色的发上,“继续说吧,主在聆听。”

“……我爱上了一个以我卑微的身份所不能去爱的人。但我不能向您提起他的名字。他爱您胜过爱我。”

“主宽恕你。”

“他倾尽一切地敬爱着您,仰望您。他为您所受的每一份痛而祷告,却视我的每一份苦为理所当然。所以我嫉妒您,我在恨您。”

“主宽恕你。”

“我不是自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曾经我也是一个人。像我爱的人一样有心,也像您一样试图去爱过世间所有的人。但正是我爱的这个世间摧毁了我,夺走了我试图去爱的所有的人。您对我所受的苦袖手旁观至今,却要在现在以爱的名义审判我莫须有的罪过。我不明白,您可以原谅猎鹰捕食毒蛇,可以宽恕狮子狩猎羊羔,那为什么偏偏不能宽恕我为了苟活,在熟睡的少女的脖颈上轻轻的一吻。”

“主宽恕你。”

“不,您欺骗了我。您从不愿意,也从不曾尝试过宽恕我。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的性命,而您却过早地剥夺了我为人的权利,现在甚至要为了执行您高高在上的威仪,迫使我心爱的、唯一的人满手染血。我不会同意的。我已经在您的安排下屈服至今,所以唯独这一次,我是不会让您得逞的。”

 

王耀的双唇颤抖了起来。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终于放弃了。既然已是无话可说,他也就松开了紧握着的十字架,摊着一双灰烬般斑驳着血肉的双手,去一粒一粒解着伊万教袍上的纽扣。不需很多,仅仅三粒扣子,伊万死白的脖颈就曝露在了他的眼前。王耀看得见那皮肤之下鼓动的血脉。他会死的,侍神之人的血是会让他永远地死去的,所以伊万才什么东西也没有带来。他就算是要他死,也不愿意玷污了自己侍奉神的圣洁的双手。王耀哀哀而绝望地想着,正要踮起脚尖亲吻上去,伊万却在这时轻轻推开了他,双手紧握着十字架,跪在了他的面前。

 

“我有罪。”他跪在王耀的跟前,洁白的腰带垂了下来,连同教袍漆黑的下摆一同浸没在了那口椴木棺材边浅浅的水洼里,“我有罪,此罪不可被宽恕。”他握着十字架的手硬得如同枯死多年的老橡木,青筋满布,“主,我要向您坦白,我爱上了——”

“我宽恕你。”王耀抢先上前一步,坚定地打断了伊万的忏悔。他俯下身子,凑近伊万的耳边,声音却如盛夏森林里那星星点点的光,单纯而又快乐,“我永远宽恕你所有一切不被宽恕的罪过,而且因为爱你,我还会将它们视为我自己的罪。因为它们本来如此。”

 

王耀这么慢慢说着,因为心里知道这是一句诀别,所以故意放慢了语速,说得尤其的缓慢。他到底是不希望被忘记的,但是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王耀明白到,在方才那一刻,他是已经永远住到伊万的心里去了。于是他便又一次笑了出来,扶着伊万也微微发着抖的肩膀,将神所厌恶的血的獠牙贴在了替罪羔羊无辜的脖颈上。

 

他知道在他死后,必定会由心爱之人亲手埋葬。

所以他什么也不怕,也就什么都宽恕了。

 

================================================ 


CH后记:

 

早上6点睁眼,看到 @向日葵与太阳与风 在群里说吸血鬼的耀耀啊喝了吸血鬼的露露的血啊,然后就一辈子离不开了,然后就没羞没耻了啊啊啊啊什么的——

我躺在床上,本来关了手机还想继续睡的,但是脑洞着,就睡不着了。

干脆开了电脑写出来,和 @猫馒头 做并肩的战友。

 

好了,我继续去写露中的ABO了,挥~


评论(26)
热度(149)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