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Прошлое отодвигает настоящее и определяет будущее.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平安夜

伊万·布拉金斯基敞着风衣独自走在街道上。风衣里穿了件薄薄的贴身衬衣,米色的羊毛围巾在他身后耷拉着,像风筝的尾条,时不时高扬起来。他似乎并不畏惧寒冷,走得也并不着急。只是这副形孤影只的打扮,在一群裹着羽绒服,头戴圣诞帽的红色的人流里毕竟是惹眼了些。但伊万自己显然并不这么觉得。事实上,他甚至不觉得头顶上方洋洋洒洒飘落下来的雪花和平时有什么区别——看来明天将会是一个白色圣诞节。伊万轻轻打了个喷嚏,擤着鼻子的时候方才抬起眼睛,注意到了周围欢呼雀跃的人群。他捂着自己微微泛红的鼻头,紫色的眼睛从左到右,在或是拥抱或是亲吻的人群里扫过,最后掩着鼻子,走进了街道旁的一家酒窖。

 

“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快乐。”

“请问……这里有Taittinger的红香槟吗?”伊万使劲吸了吸鼻子。

“当然。”那烫着一头卷发的胖妇人笑着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看,在这里——”她伸手就要去够货架上的一瓶。

“哦,不,不是这一瓶。我要的是玫瑰的。”伊万走到胖妇人身后,眯着眼睛抬头看了一遍货架,“啊,我找到它了。我可以自己取吗?”

“恐怕不行。货架上的只是陈列品。请等一下。”胖妇人伸出食指,快乐地在伊万的眼前摇晃了一下,然后便沿着柜台后的楼梯下了地窖,“哦,我差点忘了!”那胖妇人又爬了上来,顶着一头云朵般的卷发看孩子一般看着伊万,“你要礼盒吗?”

“嗯……我想不需要。”伊万窘迫地笑了起来。

“非常好。看——就是它。一般来说都是女士们买它的比较多。”胖妇人将红香槟放在柜台上,顺手拿了张油纸包裹了起来,“红色的丝带可以吗?”

“无所谓的。”

“七千卢。”

“啊,好的。”伊万掏出了钱包,“请问……”

“嗯?”

“这里有郁金香杯吗?”

“当然。要哪个牌子的?”

“最普通的就好。啊不,只要一只就好。”

“一只?”本已弯腰到柜台下的胖妇人眨巴着眼睛望着伊万,“你确定?”

“我确定。”伊万点点头。

“哦……年轻人,这样可不好。”胖妇人撅着嘴难过地说,“你不该这样的。今天是平安夜,没有人应该一个人喝酒。”

“但是……”

“没有但是。我已经决定了。”胖妇人手脚麻利地将两只郁金香杯包裹好,连同那瓶红色的香槟酒一同塞进了手提袋里,“香槟杯不要钱,就当我送你的。”

“可是……”伊万递出纸钞的手尴尬地僵在了半空中。

“没有可是,我的好孩子。”胖妇人抽了纸钞,将找零和票据一同塞回伊万的手里,然后如一个上了年纪的祖母牵着自己长大成人的孙子那样,领着伊万一路来到了店门口,“如果有机会,请一定要回来告诉我你和谁一起分享了它们。”她握住伊万提着礼袋的手,用力拍了拍,“今天是平安夜,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谢谢。”

 

伊万又一个人回到了街道上,提着他那瓶红色的玫瑰香槟,继续赶着他的路。夕阳最后的余辉渐渐沉了下去,街道上的霓虹急忙取而代之,在他的头顶上银河般闪烁着。两边的民房里飘出一阵阵歌声和高呼——所有人都团聚了。伊万的手指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他将礼袋换到了左手上,然后将那只冰冰凉的右手插入了风衣口袋里,抬头望着眼前这栋十层的住宅楼,用力握了一下口袋里的那一串钥匙,沉默许久之后,才终于迈开步子,踏进了楼里。

 

十楼。伊万走进电梯,按下了楼层键。

 

“请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个金发的姑娘突然冲了进来,按住了开门键。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人急急忙忙却又有说有笑地赶进电梯里来,将原本站在门口的伊万生生逼进了最里端的角落。

 

“哦!谢谢你!年轻人!”

“不客气。”伊万将礼袋怀揣在手上,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你知道的!在这个国家,为人留电梯的人都会走好运的!”那壮硕的中年男子憨笑着按下了关门键,却并没有去按任何数字键,看来是和伊万同一楼层了。

“谢谢。”

“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今天是个好日子不是吗?遇到的都尽是好人呢。”

“爸爸爸爸!吉米叔叔今天会来吗?”原来还有个孩子。伊万抿了抿嘴唇想,估计是被一群大人的身高所埋没了。

“会的,你的吉米叔叔不但会来,还会给你带一份大礼物呢。哈!看!我们已经到了!”

 

一家人蜂拥而出,迈着噼里啪啦的步子,齐齐向着电梯门的右边拐了过去。唯独伊万一人孤零零是向左拐。而当伊万走到左侧的房门口站定了,那一大家子不知怎么却又高兴起来,簇拥在铺了光的房门前,齐齐向他招着手,喊起了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快乐。”

 

伊万不得已僵立在门口笑着回礼。直等最后那群人进了房门,他还是能听到那夹杂着童声的快乐的问候在房间里一遍遍响起。

 

真是的……

 

伊万无奈地微笑着。半晌,终于下定决心般将钥匙插进了锁眼里。但也仅限于此了。伊万的手腕突然如灌了铅一般沉重,触感却敏锐异常,能够感觉到钥匙柄上细微的刮伤。他不得不叹息着将手指收了回来,默默抵在嘴唇上,思考着关于他今天到底该不该来的问题——算了,来都来了。伊万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闻到指尖上有隐约的铁的味道。

 

分居整整一年了,他到底还是忍不住要回来看一眼的。

 

伊万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习惯性地将钥匙放在了玄关上。客厅里黑漆漆一片,但隔着落地窗的玻璃,依旧能看见对楼里闪烁的灯光。伊万沮丧地叹了口气,垂下眼睛,正欲去脱脚上的皮鞋,却忽而迷迷糊糊瞅见玄关的地板上已然躺了另外一双。伊万的心里顿时慌张起来。无数个可能性如走马灯般从他眼前风一般刮了过去——最悲观的和最乐观的;有可能的和白日做梦的。不不不不,亲爱的伊万,天色已经晚了,况且今天是平安夜,所以这并不能算是做梦吧……

 

“嗨。”

“……嗨。”

 

伊万已经不记得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抬起头来的。可是显然,王耀表现得要比他自然许多。好吧,可能这一切对王耀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伊万悲哀地想。可心里总有一丝小小的希望在鼓动叫嚣着,像动画片中常有的、长了尖角的小恶魔,提醒着伊万,若非王耀不曾念旧,他今天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王耀岂不是也猜到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况且他手里现在还傻傻地提着一瓶香槟——杯子还是成了对的两个!

 

“我……顺道路过,就想上来看看。”

“嗯,我也是。”

“那可真巧啊。”

“……是啊,真巧。”

 

王耀的脸依旧藏在客厅的黑暗里,而伊万也缩瑟在玄关的黑暗里。两个人就这样在黑暗中沉默着,彼此看不见彼此的表情,却也都木偶般甘愿这样傻傻站着。这可能是他们相识之后最为平等的一次交流。伊万突然没来由地想。没有争吵没有敌视,没有拥抱也没有热吻——所以可能也就意味着没有爱也没有恨。

 

而这世界上没有爱也没有恨的,就是陌生人。

 

可他和王耀怎么会是陌生人?他明明熟悉王耀,就和熟悉自己一样。然而时间又是怎么将他们变成了如今这样面面相觑,无话可说的两个陌生人?

 

“我要走了。”

“……去哪里?”

“回家。”

“王耀?”

“嗯?”

“我们两个现在……变成陌生人了吗?”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改不掉的老毛病,心里想什么就直直地不带拐弯地说了出来,而且通常是越狠的话说得越重。可王耀却偏偏喜欢他这样,还总说他像个孩子,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一目了然,让他心安。

 

“伊万……”那影子里的声音突然柔软了下去,“我给过你机会的。你甩门走人之后,我在这里一个人等了你足足半年。而这半年来,你甚至一个电话也没有主动打给过我。我……我曾经很想你,非常想你。但是现在不了。”

“可是今天是平安夜……”他不死心地追着说,其实自己也知道这毫无逻辑的对话压根没有任何说服力,反倒像是孩子气的撒娇。

“所以?”

“……你说得对,没有所以。”伊万哀哀地笑了,“再见。”

 

他侧着身子让出路来,眼睁睁看着那黑色的影子从他面前缓缓飘过,自己却宛若被人钳住了咽喉一般,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还能说什么呢?王耀的话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他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可是,为什么仅仅因为今天是平安夜,他就觉得非硬着头皮试一试不可呢?他什么时候竟也成了这样迷信的人了?

 

“王耀!再等等!别走!”

 

管他的呢!他今天就是非要王耀原谅他不可!他就是这样的人!霸道固执说一不二,这毛病他改不了的。可王耀就能改得了吗?每一次每一次的爽约,弟妹也好同事也罢,哪怕路上随便一个跌倒了的孩子在王耀心里都能排得比他位高!比他重要!他就能甘心吗!?他就能快乐吗!?可这能有什么办法?他就是爱他!就是想要他!真是见了鬼了!

 

伊万扭头冲了出去。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电梯门“咣当”一声当着他的面合上了。他只好去跑安全通道,却几乎每层都是一个飞身就跃了下去。他终于跌跄着来到了一楼的电梯厅,仰着脖子看那显示屏上的数字读秒一般渐渐小了下去。该说些什么才好?“今天是平安夜”这样的理由,到底接上什么样的话,才能让王耀再一次爱上他?

 

电梯门打开了。这一次,他终于在一片通明中看到了王耀平淡的面容。

 

“王耀,今天是平安夜。”

“所以?”

“没有所以!”他发了狠一般咬牙切齿地吼着,“没有什么所以!我骗了你!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想你!我想你了!想到发疯!想和你一起过平安夜!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你看!我连酒都买好了!我们结婚时的红香槟!只是我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真的在这里——王耀,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

 

他看见那双深色的眼睛一时之间愣住了,黑色的睫毛不再上下浮动,就这样静静地停在那里,像某种不能说出口的思惆。

 

“我……”王耀的声音闷闷然的,有些慌了。

“只要你说,你说你到这里来不是因为你在想我,我就立刻离开这里。”

“伊万,不要这样逼我……”

“你的真心话向来只能用逼的!”他泄愤般地说,“当年如果不是我逼的你,你大概就要坐在观礼席上看我和别人交换戒指了!”

“你在怪我懦弱吗?!可那是因为我就是这种人!”

“那我也是这种人啊!为了‘这种人’平安夜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和我不都是这种人吗!”

 

他们气喘吁吁地瞪着彼此,像相互结了死仇的敌人,却谁也不愿意有个让步。

 

“说你还爱我。”

“这不可能!”

“可我还爱你!王耀,而且我已经没办法爱上你以外的人了。”

“够了!别说了!”

 

他急急就要往楼外冲,却一把被伊万揪着手腕拦了下来。

 

“我不会像你那样,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往外冲,还傻傻站在原地吼 ‘你给我滚’!”

“伊万!你明知道我那时候说的都是反话!”

“你终于承认了?!”

“承认了承认了!我都承认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除非我是彻头彻尾的傻瓜!”

“你——、”

 

王耀就知道伊万会这样粗鲁地吻上来。毕竟彼此拥有过这么多次,所以自打一开始,他就从伊万的表情上看穿了他想要对他做些什么。但他永远不会在表面服伊万的软。他的妥协是要伊万撕破了脸面坦诚了真心,一台阶一台阶为他砌好,然后推着他下来的——所以伊万说错了一点,不是他的真心话只能用逼的,而是他只有在伊万逼他的时候说真心话。因为只有伊万会这样因为他而痛苦。而至于别人的逼迫,又压根是无关痛痒,掐不到他的痛的。

 

“……你刚才要说‘我’什么?”

 

他龇着嘴角,舔着被咬破了的下唇,眼睛里却兴奋地冒着光。

 

“说你蠢。”

“说你爱我,只爱我一个。”

“不说。”

“你信不信我敢在这里就‘吃’了你?”

“我信。”他不服输地瞪了回去,“但你就别想再吻我第二次了。”

“我吻你的次数绝对不止两次。”

“从今天开始算起。”

“好。”伊万耿直地点了点头,随即将王耀的手箍在头顶,又一次深深吻了下去,“好了,已经第二次了。”他舔舔嘴唇说,“你要几次都行,我会在这里吻到你说爱我为止。”

“做梦!”

“那我们换个方式,你说你不爱我。”

 

完了,王耀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他怎么就算准了,知道他铁定说不出这句话来?

 

“你看,你还是在爱我。”

“随你怎么想。”他不再理他,却偏偏期待他继续吻他。

“那再换个方式,你不说爱我,我就不碰你。”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这个大混蛋!”

 

 

===========================================

 

 

CH后记:

 

此文睡前画面,随便写的,不用纠结文笔

用来接馒头NNN年前的一句话“伊万不够直男,王耀不会喜欢。”

真特么是钢铁般的直男啊……

 

晚安


评论(39)
热度(372)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