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生与死的婚约 01

【注意】

  1. 果然我是写不出国象的,放弃了。

  2. 架空,请自动将时间轴拨回至公元前。

  3. 文化乱七八糟,怎么苏怎么来,怎么甜怎么来。

  4. 肉沫,个人风格,喜爱腻歪和隐晦。

  5. 怀孕,生子,却不是ABO,没发情内容。

  6. 爽文,爽的是作者我,但不一定爽到读者你。

  7. 我耀盛世美颜,负责颜值担当。

  8. 我露憨憨傻傻,负责扛怪受伤。

  9. 目的是生小孩,生一堆,组球队。

 

 ==========


黑发黑眸的主祭从泉水中立起,素白的里衣因湿紧贴着他的身体。一众男女祭司双目低垂,手捧祭衣,慢慢聚拢了过来,将其一一为主祭换穿。沉默中,不知是谁率先吟唱起了神祇的名讳。有一老媪在歌声中手执金剪,踱步而来,最后停定在了众人的面前。黑发的主祭双眼轻阖,恭顺地跪了下来,任凭锋利的剪子绞去了他被泉水沾湿了的发梢。这一小簇黑发,最终将在牲祭开始之前,被投入燃烧着合欢枝的火盆中。

 

“为了斯维亚托维特。”

“为了斯维亚托维特……”

 

黑发的主祭十指交叉,握拳于胸前。他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低眉顺目地穿过人群拥挤的长街。耳边的欢呼如波如浪,抛洒至空中的花瓣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像一场狂欢的雨。然而在主祭的眼里,在他的周围,只有时不时闪现进来的密集的脚步,却是没有声音的。周围的一切都是违背常理的安静。因为他此刻的心思,已经全系在了自己掌中那颗小巧的红宝石上——这是要献给最英勇的战士的礼物。它将被镶嵌在战神斯维亚托维特的剑鞘上,寓意贯穿今古的无往不胜。

 

地平线的尽头,终于有了熙熙攘攘的人声。那是凯旋而归的勇者的高歌,也是化身为燕的天神的加护。黑发的主祭抬起了自己湿润的眼睛,手却不觉疼痛似的握得更紧。长久以来,他那颗因饱受思念的折磨,总在深夜里疼痛不已的心,如今终因神的庇佑而宽慰了——然而宽慰也是一种折磨。若说前者的苦痛总能支撑起他失了灵魂的躯体,那现在的他,却因欢喜而近乎就要晕厥过去。仅仅两年而已……两年之前,他也是站在这里,在同一个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为即将离去远征的心上人送上神明的祝福。可是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神圣的祝福乃是出于他自私的爱恋。他当着众神与众人的面,只诚心祷告了一人的平安与凯旋。作为惩罚,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在惶惶不安与胆战心惊中度过,好似每一个战士的悲壮的死,都被神明归罪到了他的头上——但这是他罪有应得的恶果,却也正巧是他期盼的那个结果。黑发的主祭站在众人之前,轻轻落下的眼帘之外,有水色的泪滴滑落。终究,他明白自己对神明的判罚是心存感激的。

 

“我回来了。”

 

那马蹄声是近了,近到逼在了眼前,近到再不能装作视而不见。黑发人这才幡然醒悟一般抬起头来,隔着灰蒙蒙的光亮与尘埃,望向了战马上那个白金发的男子。不过区区两年,记忆里那个明朗的模样就褪了颜色,变得像深夜里,烛光下那卷泛了黄的羊皮纸上模模糊糊的祷词;他的声音也哑了,好似通往地狱的洞穴里呼呼刮来的阴风,再也不复从前的爽朗与深沉……变了,变了,所有黑发人努力去记住的一切,终究都是变了模样,变得好似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在他的心口上一刀刀地割了下去,令他的胸口和眼角都疼痛不已。但好在,他发现那双紫眼睛里的笑意一如从前——现在这是死神的眼睛了,可却不令他感到害怕,而且正好相反,他因死神的笑而内心温暖。

 

“……伊万将军,恭喜您凯旋。”

 

年轻的将军笑了起来。他单膝跪下地去,双手捧过主祭的右手,将虔诚的吻留在了黑发人佩戴着的戒指上。在没有人看见的短短一瞬,他曾向戒指上那颗绚丽的蓝宝石倾诉过爱人的名字——王耀,我唯一心爱的、发誓永远忠诚的人啊!我希望我的出征和我的生命,能为你带来长久的平安……这是他曾经许下的愿。此时此刻,在神明的注视下,终于是如愿实现了。

 

“将军,国王陛下还在等你……”

 

王耀试图抽手,但伊万实在是抓得太紧。他因此不得不面色平静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权当是离家许久的故人有太多的感激要与神明诉说——可他也有很多话想对伊万说。他这样死死抓着他不放,又叫他怎么开口呢?

 

“伊万将军……”

 

王耀又一次低声催促道。而这一次,伊万终于站了起来,却是背对他转过身去,向着身后那些与他并肩作战的伙伴们举起了自己的佩剑。

 

“我们到家了——!”

 

将军沙嗄的嗓音像沙漠中干燥的风,瞬间就卷起了亿万万热砂与之呼应——这些都是与伊万同生共死过的人。在漫长的征战中,他们早已被残酷的命运女神拧成了一个整体。所以这是一整个生命的胜利和凯旋,因而荣誉也理应属于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

 

“为了斯维亚托维特!”

“为了斯维亚托维特——!”

“为了国王陛下!”

“为了国王陛下——!”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之后,伊万才转回身来,躬身面向王耀,献出了自己的佩剑。

 

“也为了你……”

 

他说话的声音,轻得只有风儿能够听见。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王城,沿着通向宫殿的长街快乐地走着。四周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年迈的父母佝偻着身子,张着掉了牙的嘴,眼巴巴地看着望不见尾的队伍;年轻的妻儿则欣喜若狂地冲进人群,当众一把搂住了自己的丈夫——回来了,终于是回来了。可这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却无法扯动王耀哀苦的嘴角。在他的心里,他正在为那些没有回归故土的战士而悲伤。但这沉重的情感却怎么也压不住他内心不可告人的快乐——自私至极的情爱的快乐。他的牙根颤抖了起来,因而就不自觉地搂紧了伊万的佩剑。他嫉妒它,因为它与伊万共生死,也因为它替他挡在了伊万之前;他也感激它,因为它将伊万平安带了回来,带回到了他的身边。

 

“国王陛下。”

 

队伍在长街的尽头停了下来。宫殿前,金发的国王张开双臂,不顾伊万的推辞,热情地拥抱住了他忠诚的臣子。他告知在场的所有人,今夜王城不眠,并且命令所有活着的人,都该为胜利的到来而狂欢。

 

“为了感激您,我尊敬的陛下,我希望在此之前,能将敌人的鲜血献给战神斯维亚托维特。”

“当然!”国王欣喜若狂的眼睛望向了静静站在一旁的王耀,“你随主祭一同去吧。其他的人,也各自散去吧。神明作证,对于你们该得到的奖赏,我绝不吝啬。”

“谢陛下。”伊万恭顺地低下了头颅,眼角却是悄悄向着王耀瞥了过去,莫名令王耀心里一慌,“那请原谅我先行离开了。”

 

话虽如此,但伊万与众将士依旧站在原地,直等到国王转身走进宫殿,这才自行散去,寻与家人团聚。可伊万没有家人,所以他径直走向了久立在一旁的王耀,指了指自己盔甲上成片的血污。

 

“主祭大人,我……”

“你的嗓子是怎么了?”这一次,不等伊万把话说完,王耀就开口打断了他。

“一点小伤而已。”伊万试图清了清喉咙,可那嘶嘶可怖的声音依旧止不住似的从他的嗓子眼里漏了出来。他只好皱起眉头,露出牵强的苦笑,“复仇女神的暗箭在黑夜里夺去了我的嗓音,我希望这可怕的声音不会惊吓到您。”

“你永远不必为此担心。让你在战场上受伤,这是我身为祭司的失职。”

“大人,请您不要这么说。”

“请跟我来吧。”

 

王耀摇了摇头,示意伊万噤声,随后就领着他向神庙的方向走去。沿途,不停有城内百姓双膝下跪,向王耀与众祭司行俯礼,但王耀都只是面无表情地颔首而过,并不会多作停留。直至行至神庙正门,王耀的表情这才完全放松了下来,变得重新像个活生生的人。

 

“请你留步。”

 

神庙中央,摆放着一个铸造精美的巨大铜盆,铜盆内燃有长明火,由众祭司照料侍奉,护其永不熄灭。长明火之后,是主神斯维亚托维特威严高大的雕像,其后另建有内殿。伊万随同祭司们在此叩拜,之后却被人拦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王耀与副祭们走入内殿。但他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一股淡腻的薰草香自内殿缓缓流出,本是阻挡他的祭司也默默退到了殿旁,恭恭敬敬地跪坐下来,一时间,竟似也成了一塑不会说话的小像。伊万见状,深深吸了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主神的雕像,随后迈开步子,进入了内殿。

 

进入内殿,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雾蒙蒙的烟气。烟雾缭绕之间,身着素衣的祭司们从里室鱼贯而出,逐一围拢在了伊万面前。他们将伊万身上黏了血污的战衣一件件卸下,又用沾湿了的麻布细心去擦拭它。黑色的血渍在银铸的水盆里重新化开,转眼就将一盆清水染成了渗人的深色。一名美颊的女祭在同伴们的沉默中迎上前来,她垂着眼睛解系了伊万的里衣,然后引领着他,来到了一方人工开凿的冷泉旁。同在此处的,还有手捧佩剑的王耀。他端庄地立在泉旁,身上华美的祭服已经褪下,换成了一袭嵌着金丝银线的月色长袍。

 

“请起誓,伊利亚之子,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起誓。”

“你胜利的荣归,是为了国王,还是为了自己。”

“为了尊敬的国王。”

“……愿神护佑你。”

 

王耀如是说完,赤脚踏入了冷泉中,然后当着伊万的面,将佩剑缓慢抽离出剑鞘,置于泉水之下,以手轻轻抚拭。深色的血迹重又在眼前融化,却被清水漂得极淡,像浅色的红花,在王耀浸没在水中的白袍边绽开——这敬献给神明的颜色,如今已不再使伊万感到愤怒。在流水与神爱的抚慰下,今时今日,他终于是平静了。

 

耳边窸窣的声音,是女祭离开时的响动。她在临走前,将一捧香料撒入火盆之中,燃起星辰般的簇簇闪烁。这转瞬即逝的红光照亮了泉水,反映在王耀脸上,竟使眼前人的黑眼睛宛若盛了泪一般,隐隐闪着流光。这是苦哀的表情,但看在伊万眼里,却使他发自内心地感到欢喜。

 

“这是我的错……”王耀走到伊万面前,强忍着悲伤,将自己的右手掌心贴在了伊万裸露的胸膛上。他细细看着眼前这具布满伤疤的身体,深色的眼里满是自责与忏悔,“是我的祷告没能保护好你……神在责备我。”

 

王耀的指尖轻轻移到了眼前人的脖颈上。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伊万满身染血的模样。他不知道这一道伤曾经将伊万推得离死神有多近,他只知道,仅是眼前所见,就让他浑身上下充斥了彻骨的痛楚。

 

“可是我回来了。”

 

那丑陋如野兽般的嗓音又一次在他耳畔响了起来,但不知为何,仅仅一句话的安慰,就使王耀忍不住淌下泪来。他因为羞愧而不得已地垂下头去,却忽而被一双粗沙的大手捧住了双颊。伊万滚烫的亲吻笨拙地落了下来,循着他透明的泪痕,自眼角吻到了唇边,最后在王耀的默许之下,深深含住了他颤抖的双唇。

 

“我从不惧怕死亡。”伊万与王耀额头相抵,温柔地说,“可我现在却在害怕……害怕这声音会令我失去你的爱情。”

“你永远不会失去它的,我向你发誓。”

“可是我还是在害怕。”

“……那你就夺走我吧,从神的身边,将我得以侍奉神的资格夺走吧。”王耀贴着伊万的双手,将自己的脸颊偎在伊万粗糙的掌心里,“只要你这么做了,我就永远跟从你,哪怕从爱上你开始,我就早已如此决定。”

 

500字晦涩点这里

 

“无论我在哪里,我从来只向神祈祷一件事。”伊万的眼中有无限的爱惜,“我今晚就去请求国王,请求他将你赐婚给我。我要将你带出这座金色的神殿,从此你将不必再为国家的繁荣与国王的健康而祷告——只为了我。你将只为了我一个人而祈祷,你的忧伤与快乐,痛苦与思念都将只属于我一个人。哪怕我今后因战争而暴尸荒野……我发誓,只要听到你的祈祷,我的灵魂与爱情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评论(41)
热度(372)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