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生与死的婚约 05

  1. 怀孕,生子,却不是ABO,没发情内容。

  2. 架空,请自动将时间轴拨回至公元前。

  3. 文化乱七八糟,怎么苏怎么来,怎么甜怎么来。

  4. 爽文,爽的是作者我,但不一定爽到读者你。

  5. 目的是生小孩,生一堆,组球队。

  6. 涅蒂丝的人设是埃及奶奶!么么哒!

  7. 预警注意!!!本章脑洞联想惊天大!!!

 

==========


时近傍晚,天际的明媚收了锋芒,幻化出一片温婉柔和的暖色。战神庙中,黑发的主祭赤着脚踝,手捧锻铸精美的浅口银盆,在大理石柱下密条满布的光亮中行走着,好似往来于光明的烛火之间。美颊的辅祭涅蒂丝垂着蝉翼般白美的双臂,双手交握,立于一旁。直至王耀停步于一处阴影之中,她这才抬起同样黑而深邃的眼睛,恭顺地迎了上去,接过那浅口的银盆,将那盆中之水倾倒在了斯维亚托维特的神像脚下。

 

“主祭大人。”

 

神庙外的石阶上,一名眉目清秀的年轻祭司欲与王耀说话。可话说出口,却没有得到身为主祭的王耀的允肯。时间仿佛就此凝固,又宛若一种悬于头顶的压迫,慢慢将年轻人的头颅按了下去。他开始感到惴惴不安,因自幼信奉神明而不曾经受旁人揣度的内心,也忽而发生了动摇——这一下,神庙内是彻底沉寂了,好似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王耀的回答。

 

“他受伤了。”

 

漫长的停顿之后,王耀的脸终于从石柱后的阴影里露了出来。素白的长袖在他的身侧影影浮动,像神庙里终日不散的烟云,来到了年轻祭司的身旁。

 

“他人在哪里?”

“就在神庙之外。”

“……请他进来吧。”

 

王耀的双手在衣袖里叠握在了一起,目光则跟着退出神庙的祭司,望向了远方西沉的红日。身后的影子因而被拉长到失了真,如肆意游荡的鬼魅,勾引一般,奸笑着抱住了侍神之人的脚踝。黑发的主祭轻轻叹息一声,不动声色地将裸露在外的皮肤掩回白袍之中,随后下令众祭司,点燃明灯。

 

“主祭大人……”

 

身后浓重的血腥气令王耀感到一阵晕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可内心深处,却不可自制地升起一涌惶恐。而当他转过身去,望见年轻将军半垂着的伤臂时,这种惶恐又成了一种不曾有过的厌恶,使他感到自己的腹胃一阵阵绞紧般的酸楚。王耀是想要迎上去的,迎上去抚慰爱人的伤痛,但前所未有的,一种诡异的本能扯住了他,迫使他倒退着远离所有沾了血的威胁。不得已,王耀只能复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辅祭,寄望于她能够代替自己。

 

“今日的太阳已经落山了,再重的伤,也请你明天再来吧。”涅蒂丝走到王耀身前,向着跪在地上的伊万说话。

“我来这里,并非为了我自己的伤。”伊万左手抱住右臂,面色凝重地说,“我今日触了神怒,猎杀了一只带崽的母熊……所以我来这里,是想询问神谕,今后是否会有降祸。”

“你、”

“将军大人,你已经受了应有的灾祸了。”王耀立在涅蒂丝身后,脸色苍白地说,“还是先进来吧,我看你伤势很重。”

“可是,主祭大人……”

 

涅蒂丝神色慌张地回过头去,盯住了王耀的眼睛。严厉的目光里,还有隐隐的乌云似的担忧。然而王耀却只是阖起双眼,以极小的幅度摇了摇头,之后便转身走进了内殿。

 

“……将军,请跟我来。”

 

涅蒂丝咬了咬嘴唇,心有不甘地看着伊万从地上站起来,走过她的身旁。落日后与祭司的独处是不被允许的禁忌之事,曾几何时,王耀与伊万的相处也一直小心谨慎,且又保持着应有的恭敬。可自从这次伊万凯旋之后,涅蒂丝眼中的王耀就彻彻底底地变了,变得不再属于神与国家,而是属于了某个切切实实、有血有肉的凡人……一个爱人?涅蒂丝因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冷颤。规严主祭的戒律是何其的严酷而苛刻,如果王耀因私爱而受了鞭挞,被活埋进地室,那同样黑发黑眼的她,必定会被任命为下一任的主祭。若是如此,那届时还有谁可以帮助她从祭司的神职上提前卸任?——而这一切,她本是全指望了王耀的宽容与仁慈。只需王耀的一句善意之言,她就可以仅受些无关痛痒的皮肉之苦,从此离开这里,回到故乡,回到她青梅竹马的恋人身边。可辅祭的任时有整整三十年之长……涅蒂丝沉着眼睛,跟在伊万身后走进了内殿。她现在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王耀如此不加思考,就匆忙将自己献了出去。主祭的任时是整整一生,而眼前的两人,都不曾乐观到还有下世。

 

“谢谢你,涅蒂丝。”

 

王耀抱着药瓶与亚麻布片,从居堂里踱步而出,坐到了冷泉的一边。伊万见状,本也想依着王耀坐下,却因顾忌身旁的涅蒂丝,故而久久没有下一步动作。但表情却是对着王耀挤眉弄眼,像是提醒爱人,此处需要避嫌。可王耀看在眼里,非但毫不避讳,反而是微笑着抬起手来,扯扯伊万的猎衣下摆,催促他快快坐下。

 

“辅祭还在这里……”

“没事的。她知道我属于你。”

 

王耀的语气淡淡的,似是全不在意,眼睛却是直勾勾盯住了伊万血肉模糊的右臂。哀伤与恼怒的表情同时在他脸上浮起,可即便如此,王耀的眼神却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他动作轻缓地托起伊万的伤臂,用沾了泉水的亚麻布片轻轻擦拭肤脂上的血污,随后将染了血的布片递还给站在冷泉中的涅蒂丝,等待她将其漂洗。

 

“我发现是带了崽的母熊时,已经晚了。”

“我知道。”王耀抿着双唇,柔柔地往伊万的胳膊上吹气。外伤不可沾水,但这样可怖的伤口,如若不仔细清理,待死的女神亲吻之后,就只能废而截去了。

“它带了两只小熊。”

“我知道。”

“我会少一条胳膊吗?”

“有可能。”王耀接过清洗干净的布片,继续低头擦拭着伊万的伤口。

“那如果——”

“别说话……别让我分心。”黑发人的额头上浮出一层细密的薄汗。他显然是心急如焚的,只是不愿意过多地表现出来,白白令伊万感到担忧。

“我是想说,如果我的这条胳膊废了,那或许……”

“或许你就不用再当你的将军了,是吗?”王耀利着眼睛抬起头来,严声厉色地说,“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还要告诉我,你胳膊上的伤,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我在害怕!耀!我有预感,我预感自己下一次出征,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伊万野兽般的嗓音低低吼了起来,“我本想将三神庙的女祭献给国王,以此换来你的解脱,可是你的善良却妨碍了我!妨碍了我们!”

“伊万,我们一个月没有见面了……所以别对我说,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指责我——”王耀攥紧手里的布片,咬着牙说,“如果你真的从一开始就这样打算,那为何不直接将娜塔莉娅赠送给国王……”

“因为我爱的就是你的善良!这该死的善良,它像铁锈一样附着在我的剑上,使我的剑不再锋利了!嘘——!王耀,先别说话。我恳求你,先别这么急着反驳我!你必须先听我说,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原谅我,才会明白我到底在恐惧什么。”伊万着急得红了眼睛,像是生怕王耀因他愚蠢的行为而抛弃了他们的爱情,“我十二岁从军,被弑亲的仇恨蒙蔽了眼睛,因而不畏生死,一次又一次在惨烈的战争中活了下来。成为将领之后,我更是变本加厉……王耀,你知道为什么你从来不曾在这里遇见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吗?因为在带走你之后,我曾下令屠城。无论男女,无论老幼,而这些,你都不曾知道过。可我的士兵们却知道。不仅知道,他们还从中得益不少。毕竟那里面有不少的金银和珠宝,也有不少可供泄欲的美丽男女。而那时候,我也天真地以为,他们是会因此高兴的,却不想从此以后,他们畏惧我,如同敌军仇视我。你瞧,照理而言,我本也该参与进去的。但是我却遇到了你……你是那场战争中我唯一在乎的、以及最终得到的。因为你的请求,我一时心软,竟成了那场虐杀中唯一双手清白的人。但现在报应来了……它来了,以爱的名义,将牵挂细磨成针,日日夜夜折磨着我的内心。我害怕了……王耀。我不得不抢先一步,亲自将它诉说出来,以免经由他人之口,另添旁枝,使你厌恶我。我——我知道自己其实应该更早一些将这番话说出来的。可那时候我太快乐了,真的太快乐了。在那个时候,在你将自己托付给我的时候,我怎么能够鼓起勇气告诉你这些,又怎么能够容忍自己错过得到你的机会……我的快乐毫无悔过,之后也只一心想着牺牲三神庙的女祭,以此奉承国王。直到那一晚,托里斯将你的话转告给我,我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他局促地看了一眼涅蒂丝,颤抖着从腰封里掏出一枚残片,然后将它托在掌心里,露出里面血色的宝石,平伸到王耀的眼前说,“……王耀,你说过的,你会永远爱我。”他恳求一般说道。因他在王耀面前,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丑陋。

“我是说过。”王耀凝视着伊万掌中的红宝石,流沙般深邃的眼睛里居然莫名有了微笑,“而且是永远,我记得。”

“哪怕我是这样一个人?”

“哪怕?”王耀看向一旁已然呆滞了的涅蒂丝,扬手取过了她手中绞干了的布片,“你现在是觉得自己肮脏极了,还是觉得我们这些神职之人一丝不染?”他又一次垂下眼去,一边轻轻说着,一边继续手里的工作,“伊万,你好像忘了,除了祷告你们的平安以外,诅咒仇敌,也同样是我们祭司的工作。所以如若你现在觉得自己的双手太过肮脏,那我的手也同你一样沾满了血。因而你的每一次胜利,也都有我侍奉于一旁。”他说完,终于抬起脸来,开始用细针缝合那血肉外翻的创伤,“只是有一点,伊万,就如同你对我有所隐瞒一样,我也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黑发黑眼的塞里斯人人数稀少,而且命中注定都要成为祭司吗?”

“为什么?”

“因为我们同我们的祖先一样,永远只会爱上世间最强壮而无畏的勇士。塞里斯人世世代代只与最英勇的人结合,也只为他们生育子嗣,目的,就是使勇敢的品质得以在人类的血统里绵延下去——伊万,神永远恐惧人的勇敢,也恐惧人类的团结,所以他才推翻了高耸入云的古塔,并将侥幸得以存活下来的塞里斯人扔进了他的后花园里。在这里,他为我们披上华美的祭服,使后生的人类因敬畏而膜拜我们,因惧神而远离我们。他以为这样做了,自己就可以安心,就能够使人类在漫长的匍匐与卑微中信奉天命,从而失去与命运抗争的勇气。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却总是有这样一个人,一个勇猛而果敢的人,敢于闯进他的宗庙,掳走他心爱的黑发人偶——伊万,于我而言,这个命中注定的人就是你。可我也请求你,不要妄下断语,认为我对你的爱情,只是单纯地顺应天命。这于我们塞里斯人而言,是生生世世,对那些惨死在古塔下的故人永不背弃的誓言,因而也就背负了同样沉重的咒怨。你曾经问我,说自己沙哑可怖的嗓音是否会让你失去我的爱情。我的回答是不,永不。对我而言,你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是在穿越神的庭院时,被荆棘所割破的新创。它们时刻提醒着我,你与我的相遇是多么艰难,因而只能使得我对你更加怜爱。所以,答应我,伊万·布拉金斯基,我唯一的爱人,以及众士的将领,答应我一定要勇敢下去。我请求你不要因为任何事而心生畏惧。因为如若你胆怯退缩,我身上数万万亡魂的诅咒就会将我带离。届时即便我如何努力挣扎,想要重新回到你的身边,也是不能如愿了……就像从前一样,我会被更强大的国家掳走,然后被迫而违心地为他们之中最强壮的人生下子嗣,而且这一切,将会是当着你的面发生的。因为今时不同往日。曾经,我还只是一个孩子,所以命运怜悯我尚且年幼,暂且放过了我。而如今,我的身体已经成熟了。所以,你要举起你的剑,发誓守护我,就像你发誓守卫这个国家一样。如果你因害怕失去我,故而畏惧战争,选择了自残双臂,那不如为我举起利剑,战死在沙场上。因为黑发黑眼的塞里斯人背负着孕育新生的宿命,故而无论命运如何,无论身怀谁的子嗣,我们都无法为挚爱之人执剑自戕。可如若你是身为战士而死,却能如愿带着我的生命与爱情一同离开人世。这颗红宝石便是见证。我说过了,它象征你们此次的功绩,却也是我对你不变的真心。请让它成为你布满伤痕的身体上,最后流淌下的那一滴血。当它从你的指尖滑落进土地,我也将抛下自己的孩子,追随你的灵魂而去——无论那将是我与谁的孩子⋯⋯因为我爱你,远胜过爱我自己。”


==========


后记:


一个字,爽。

五个字,爽到我自己。

看客大人们走过路过跪求点赞喜欢!让我知道还有人看啊喂!

评论(40)
热度(190)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