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立白】生与死的婚约 08

①本章立白线,露中暂时下线,所以不写露中tag了。

②架空,请自动将时间轴拨回至公元前。

③文化乱七八糟,怎么苏怎么来,怎么甜怎么来。

④爽文,爽的是作者我,但不一定爽到读者你。

⑤预计到了热度的惨淡(垂泪)不过该写的主线还是要写哒~

⑥露中下章可能私奔一次?大概吧~哈哈哈


==========


目送伊万离开之后,托里斯在原地多站了一会儿。时间并不很长,却足够他清理自己纷乱的思绪。事已至此,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哪怕他对于国内此番的种种异样,都已有了自己的考量,但试探终究不等于暴露,且总需披着乖顺的羊皮,忘记自己是长着獠牙的狼。

 

“让我再摸摸它吧……”

“可是、”

“它就要走了……求求你,让我再摸摸它吧……”

“什么事?”

 

身后传来孩子带着哭音的请求。托里斯闻声回到中庭,一踏进门,就看见小彼得两眼含泪,跪坐在地上,正努力向着小熊崽伸出手去。这可怜的童奴马上就要失去他最为珍爱的朋友了……不!事实上,他已经失去一个了!托里斯默默地想。于是他怀着怜悯,扬了扬手,行使了自己身为家主的权利。那训练有素的奴仆见状,立刻松开了手,使那滚圆的熊崽躲进了孩子的怀抱。

 

“去将我的佩剑取来。”托里斯的双手在身前合握,显示出家主的权威,“今日你就不必去了。一切,让这个童奴随侍就好。”

 

随侍的身份,是一个奴隶能够从主人这里得到的最大的光荣。可就是这样一份体面的工作,现在却被随手赐予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然而对此,却没有人敢有任何异议。一时间,只有安静的脚步声在庭院内来回响动。没过多久,佩剑就被躬着身子的奴仆送到了托里斯的眼前,紧随其后的一人手中,还托着一件灰色的袍衣。

 

“披上它。”托里斯微微抬起双手,方便奴仆将佩剑系在自己的腰侧,“我们要去三神庙了。”

“可是,主人……”小彼得惊讶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犹豫。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

 

主人的命令不可违,况且自己身为奴隶,询问主人的意图更是以下犯上,是不被允许的行为。小彼得茫然之余,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周围的奴仆。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只是低眉顺目,保持着一种约定成俗的沉默。小彼得不敢再有耽误,只得松开怀中的小熊,任由短发的女奴,将那件明显是成人穿的袍衣套在了他的身上。过长的部分立刻被剪子裁去,肥大的腰身则用一根白色的长绳系紧。乍看之下,这一身装扮虽还是衣不合体,却也足够像模像样了。而托里斯看着小彼得因窘迫而涨红的脸蛋,也终于忍不住,卸下了严肃的面具,露出了玩趣般的笑容。

 

“走吧。别再扯你的袍子了,你很快就会习惯它的。”

 

托里斯转身走出了家门。考虑到身后跟着一个拖着熊崽的半吊子随侍,骑马实有不便。况且自己也不同于伊万,前往神庙并非面见国王,排场自然也就不需要隆重华丽。而且这样还可以走得慢一些……只要在日落之前抵达神庙,自己的请见就不会被祭司们拒绝。所以托里斯一路上走得都是不紧不慢,因而就难免被正在休假的部下与城中的居民认出来。但好在碍于身份有别,并没有人选择鲁莽上前表示问候。但含着笑意与尊敬的目光,还是时不时向着勇敢的副将投了过来。对此,托里斯一一颔首,均给与了礼貌的回应。

 

“……主人?”

“什么事?”

“主人,您能告诉我……三神庙的祭司大人们,他们、他们会喜欢它吗?”

 

临近主庙的石阶时,一路上颤颤巍巍的小彼得终于忍不住说了话。而他担心的那位毛茸茸的熊朋友,却没有心事似的埋着脑袋,啃着托里斯从路边小贩手中买来的青苹果。

 

“祭司们不会忤逆神的喜好,所以我想,重要的是战神喜不喜欢它……”

 

托里斯上前向守门的祭司说明了自己的来由。不语的男祭接受了托里斯的请求,优雅地转过身去,踩上了开凿平整的石阶。远远看去,整个人轻巧得宛若是在浮云上行走。加之阳光正艳,托里斯望向男祭的眼睛就不由得眯紧了些——恍惚之间,当男祭升上云端,步入神庙的刹那,他却看见一个罩着面纱的人儿逆行而下,一步步向他靠近过来。而当那铐着锁链的、少女的双腿从他眼前走过时,托里斯的内心瞬间就被一阵酸涩的悔意所揪紧了。但他不能有所表露,所以不免犹豫挣扎。直至那人的背影消失在了神庙后的阴影之中,托里斯这才下定决心,咬牙追了上去。

 

“看好小熊!在这里等我!”

 

托里斯对小彼得下了命令,也不等男祭归来,就匆匆追着少女的脚步,也一同闪进了神庙之后。

 

神庙之后,原是一注清泉。此泉与贯通神庙内殿的泉水本是同源,只不过经由人工开凿,引流进了神庙,便称之为圣洁;而顺着岩体流淌而下,注入小潭的,则被人为地附加了某些含义,成了只能用于清洗石阶的普通用水。虽说神庙的石阶也理应神圣,可在祭司们的眼里,但凡石阶,均是供人践踏之用,故而理所当然,无法与清洗神像之水使用同一的水源。所以清洗长阶,皆须如此往来,反复取水。这项工作,本应由庙内资历最新的祭司担任,而当神庙内有被俘虏的敌国祭司作为活人祭时,自然而然的,作为一种心理上的驯服和折磨,这也就成了使对方放弃信仰的一种手段。且正是因为明白了这背后的含义,托里斯才觉得,自己非得说些什么不可——他本不是这样的人。至少在战场上不是。况且他实在觉得,对待一个近乎已被定了终身的少女,再动用军人的冷酷,不免有些过于残忍。

 

“谁?”

 

当托里斯来到明处时,手提水罐的少女警觉地抬起了头。仅仅一字的质问就满怀怒气,逼得人不得不停下步来。可当她看清来人是谁之后,这种愤怒就转化成了一种毒汁般的诅咒——托里斯相信她是看清楚了,否则她不会像现在这样沉默不语。托里斯还记得面纱下,那双蓝眼睛里的愤怒。他想象着少女此刻正用这样的眼睛怒视着他,宛若豹子咧着嘴唇,龇着牙对他发出威胁的咆哮。可托里斯却并不生气。他的心中有一种古怪的同情和温柔,像是他有义务牺牲自己,去将这头野兽安抚下来似的。

 

“是我。”

 

他自报了姓名,却没有得到一个英雄应得的尊重。但他还是选择继续说下去,以免无声的沉默错生旁枝,被人误以为是谦卑的顺从。

 

“我想你还记得我。”

“我当然记得你。”

 

少女的面纱微微晃动,语气也忽而冷淡了下去。在她完全将注意力转回到陶罐上之前,出于一种肢体行为上的预判,托里斯感觉少女似乎有意无意,向他的身后张望了一眼。可就在托里斯正欲侧头一探究竟的时候,少女却又主动开了口,像是要故意扯回他的心神似的。

 

“他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

 

少女淡淡地开口,却是以祭司的习惯称呼了托里斯。对此,托里斯心中并无不悦,只是对少女口中所说的“他”略有好奇。

 

“你是说谁?”

“我不想念出他的名字。”

“我懂了。如果你说的是将军的话,他稍后就会来的。”

“不,神已经明示,他今天不会来了。”

 

少女说完,蹲下身去,将怀中的水罐浸没入了泉水之中。再提起时,盛满了水的陶罐对于一个少女而言,显然就过于沉重了。但她还是倔强地将陶罐举了起来,抵在肩头上,慢慢从托里斯身边走了过去。

 

“我可以帮你。”

“我不需要——!”

 

托里斯挪动脚步的瞬间,少女突然尖叫起来,侧身躲开了托里斯伸过来的胳膊。微风由此趁虚而入,轻轻吹起面纱的一角;陶罐中的清水飞溅出来,打湿了少女的臂膀与脚踝……眼看那易碎的罐子就要摔破在地,托里斯条件反射跨出一步,在陶罐触地之前,将它紧紧拦在了怀里。而至于那金发的少女,则失力跌坐在地上,此刻正高抬着头颅,以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责备着托里斯的鲁莽。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少女将挂在肩上的面纱狠狠扯了下来,扔到一旁,以此表达自己的愤怒。她这么做显然是忘记了分寸与身份,又或者这些对她而言已不重要。

 

“我——”

 

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托里斯咬了咬嘴唇,略有尴尬地笑了起来。不知为何,当他听见了少女一如往常的、中气十足的怒骂之后,他反倒是不可思议般,感觉莫名松了一口气。而至于少女传闻中绝世的美貌,此刻在他眼里,反倒因鲜活的情感而变得亲近与平常了——她到底是个普通人,托里斯想。即便贵为一国主庙的女主祭,却也与战神庙里,那素日沉静端庄的王耀很是不同。感觉上,平淡的王耀总比她更接近神侧,举手投足间,也更似一个侍神之人该有的威仪。相比之下,眼前的这一位,却只像一个单纯寻求神明保护的女孩。但她对神的信奉却是真真切切被看在眼里的。所以,或许不能说两者之间,行事的风格孰优孰劣,只能说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位女祭的愤怒相比王耀的内敛与隐忍,总是更容易自伤的。

 

“我不需要你这样可怜我!”

“我没有可怜你。”

“你这样做!就是在可怜我!你在侮辱我!”

“我……”

“我有三神的庇佑!”

“我知道……可我也有战神的庇佑。而且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得以将你带到了这里。”

“带?!”少女讥笑起来,“你们这明明是夺——!”

“没错,我不否认,可这就是战争。当我们的城门失守时,我们的主祭也会被别国掠走,这就是规矩。被战胜国掠夺,成为他国的战利品,这本就是祭司的宿命之一。而且恕我直言,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我们的主祭做得比你更好。”

“他!他哪里……他哪有什么资格做主祭……”

 

少女的眼神先是火一般烧了起来,顷刻间又黯淡了下去,看得托里斯一阵心惊肉跳。凭着一种本能的直觉,他几乎可以断定,眼前这个三神庙的女主祭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可具体是什么,他暂时无从断定,只是无论如何,既然他身为伊万的副将,就该有去提点的义务。所以在之后的请见上,托里斯决定找个空隙,提醒王耀万事小心。

 

“他当然有资格做战神庙的主祭,而且我也认为,你同样有资格做三神庙的女主祭。因为若非如此,将你留在这里做活人祭,便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也请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如果哪一天,你丢弃了自己信奉的神明,那届时给你完全的自由,又有什么意义呢?你现在被困在这里,觉得自己卑躬屈膝,受尽了侮辱与不堪,然而这些痛苦和仇恨,难道不是你得以成为主祭的原因,与理应承担的神的考验吗?让我告诉你吧,你认为的那个没有资格的人,当他履行自己作为祭司的义务,被人用枷锁与铐链掠走时,他还是个多么小的孩子;而当我们的将军在献祭活人的祭坛上找到他的时候,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侍神者的人正准备对他做什么——血腥的屠城不是没有理由就会发生的罪过,而是愤怒的女神赐予的那个结果。我们对你已是仁慈,因我们曾经目睹什么是真正的残忍。三神庙的女主祭,请收起你的愤怒吧。如果你信奉的神明真的怜惜你与子民,他自会给你一个结果。”

 

说到这里,身后人温和的脚步声已经慢慢靠近了过来。托里斯因而弯下腰去,心平气和地将陶罐放在少女的身边,然后跟随引路的男祭,转身走进了阴影里。



==========


后记:


露中大概要过个1~2章才会回来。(摸下巴~)考虑一下要不要私奔啦~

立白是私奔不了的,命运另有安排~~

这文真的是写得很随性了~啊,我现在的心已经飘到了其他设定上了(扶额)

最后,照例求各位看客发发慈悲红心蓝色!!!呜呜呜!让我高兴一下嘛!

评论(23)
热度(70)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