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Прошлое отодвигает настоящее и определяет будущее.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血液吸引 · 新主

①魔改,续写。为了开车而写的铺垫。剧情是挖挖写的吸血鬼跑车的前传。也就是露中初遇的情景。所以有设定问题都去找她 @向日葵与太阳与风 

②爽文,我群爆血产物,脑洞乱开。

③我知道你们都在等车,哈哈哈哈哈(仰天笑)看心情吧(突然正色)

红心蓝手影响小写手的心情,大家多捧场啊~(^_-)




==========




子夜,万物死寂。漆黑的夜幕下,一辆鸦黑色的马车在泥泞的马道中风一般疾驰。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马车上本该坐有车夫的地方,此刻却空无一人。而在马车的前方,那三匹红着眼睛的黑马,也不曾因剧烈的运动喘出一丝活物该有的生气——这是属于年轻的北方之主: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坐具。在这月蚀的混沌之夜,高大的金发家主远道而来,同所有血族的家主一起,正要赶赴不远处的古堡,参加百年一次的聚会。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绿眼睛的美丽青年。与自己的主人不同,青年的腮颊如玫瑰般红润,依旧保留着生命的活气。但是显然,心脏的跳动并不能使青年感觉到活着的快乐。他此刻正低低垂着项颈,试图将自己那双宝石般的绿眼睛藏进暗色的阴影里。而就在他的正对面,他的性命的掌控者正支着脑袋,微笑着看着窗外。

 

“到了这里,你就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伊万浅色的眼睛斜了过来,毫不掩饰地盯住了青年的双唇。语气里,尽是残忍的不屑与嘲笑,“这里是君主的地盘。除非有一家之主的承诺与保护,否则任何活的东西都不该进入这里。托里斯,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快实现了。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我感谢您。”青年更深地低下了头颅。他佝偻着跪下的身体,在本就并不算宽敞的马车中显得更为渺小,“请您相信我,我是真心……想与娜塔莉娅小姐永远在一起。”

“收回你的真心,你的心意对我而言并不重要。”这该死的人类!他本只是作为一个玩物、一份饲料被自己带回了城堡,用于供养他那可怜而贫弱的妹妹。却不想就这样暗生了私情。伊万狡黠一笑,报复心起,突然就抬起鞋尖,抵着托里斯的下颚,居高临下,迫使那人类的头颅抬了起来,“即便你成为吸血鬼,即便君主认同了你,使你成为我的同族,我也不会认可你。你永远只可以是娜塔莎的侍从,至多如此。”

 

黑色的鞋尖高傲地踩在了青年的肩膀上,将他人类的身体扔回了阴影里。马车恰逢此时停下。伊万皱了皱鼻翼,在地毯上左右碾动了几下鞋底,这才走下马车,在一只黑翼蝙蝠的带领下,沿着一条石子小径,向古堡的入口走去。古堡周围,环绕盛开着一片幽静的昙花。乍看之下,如初冬的雪花,美得摄人心魄。这姑且算是不俗的品位。伊万在进入古堡之前,微微抬了抬嘴角,算是一半认可了君主的喜好。而他的心底,也对那从不以真容示人的血族之君,有了更大的好奇。

 

血族的君主,传闻已有千年的寿命。而至于他的真实身份,却只有寥寥几个古老家族的家主才得以知晓。像伊万这种区区五十岁的血族,不过是吸血鬼中一个乳臭未干的婴儿。别说在聚会上面见君主,在那群傲慢的纯血者眼中,伊万或许连参加百年聚会的资格也没有——没错,伊万是混血的吸血鬼。他的母亲在孕育他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羸弱的人类。这是伊万一生一世无法洗刷的耻辱,他为此憎恨过自己的父母。可上天又似乎偏偏与他开了一个玩笑。因为当他的母亲生下他,并成为真正的吸血鬼之后,她孕育的第二个孩子——他的妹妹娜塔莉娅,却病弱得连月光也见不了。然而他却如同半神的海格力斯,高大、强壮、有着非凡的力量。而且因为半人的血统,他甚至得以能够短时间在阳光下行走……虽然这对于吸血鬼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至少可以确保打斗的时候,他能够有比对方更多的活命的机会。这么一想,混血这件事,倒也并非这么难以令伊万接受了。

 

“布拉金斯基家主!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自北方!”

 

说着人话的黑猫蹲坐在古堡的窗台上,尖着嗓子,高声喊出了伊万的名字。一时间,古堡内所有已经到场的血族都停下了动作,将自己或是好奇、或是轻蔑的目光投向了伊万。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到布拉金斯基家年轻的新主——这暴君似的残忍家主。虽然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吸血鬼的聚会,但他狩猎人类时,对待少男少女的残忍,已是先他一步,在血族之中,为众人所周知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

 

果然,这才刚踏入宴会厅,麻烦就已经自己找上了门。伊万转过身来,微微扬起下巴,用一丝冷笑,问候了那个向他迎面走来的金发碧眼的男人。

 

“唯一拥有人类爵位的我族。”当男人在他面前站定时,伊万忍不住发出了低冷的笑声,“亚瑟·柯克兰爵士,我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您。”

“我也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北方的暴君。”亚瑟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他已经听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言语中,那桀骜不驯的傲慢,“当然,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的北方之主也不止你一位。”

“嗯,是这样没错。”伊万歪了歪脑袋,面色愉快地说,“我见过的西方之主也不止您一位。而且……真奇怪,他们今天居然刚巧都在这里。”

“果然,如传闻所言,你说话的确缺乏教养。”

“不,不是我缺乏教养,而是您的用词不够准确。”伊万故意抬高嗓音,奚落说,“感谢您的恭维,我的确是北方之主。可您,即便活得这么长久,至多也只能算是西方众多家族中的区区一任家主。”说到这里,伊万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向身后张望起来,“托里斯,到这里来。”

“……杂种。”亚瑟握紧了手中的权杖,“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正经事。”

“什么事?”伊万的脸上再次挂上了面具般甜腻的笑容。

“关于你杀死那些人类的事情。取食鲜血,却不应夺人性命。布拉金斯基,你这样会使我族暴露。”

“你说什么?”

“我在说关于血猎的事情。”

“可依我的理解,您是在害怕您的食物。”伊万笑着拍了拍托里斯的肩膀说,“看,为了治疗您的恐惧,我特地带来了一份新鲜的食物。他很健康……”

“伊万·布拉金斯基!”

“亚瑟·柯克兰!”伊万忽然吼了起来,“收起你那虚伪的做作!我警告你少插手北方的事情!还有!趁着这百年一遇的机会,你最好也向东方的家主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身边,会有一个黑发黑眼的东方人类!”

“你……你监视我!”亚瑟咬牙切齿地说。但一起已经为时过晚,周围已经响起了嘈杂的唏嘘,而东方的家主也已经靠近了过来。

“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东方的家主名叫王濠镜。他有东方人特有的深色头发与眼眸,且身材同伊万一样高挑。他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可能只是个人爱好或者习惯,因为对吸血鬼而言,眼镜就如怀表或者权杖,通常只是用以显示品位的道具。且与伊万一样,王濠镜也是第一次参加聚会的新主。但这并不影响两位家主实行自己的权利和威仪,“亚瑟·柯克兰爵士?能请您回答我的问题吗?”

“……”

“一个黑发黑眼的人类的孩子。”伊万善意地提醒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西方的家主会违反血族的狩猎规则,越界捕猎了一个东方人。”

“如果一切真如布拉金斯基家的家主所言,柯克兰爵士,”王濠镜抱在衣袖中的双手抽搐般扭动了一下,“在聚会结束之前,如若您将那个东方的孩子还给我,我会考虑不在君主面前提起这件事。”

“啧……”亚瑟愤怒地咬了咬嘴唇,瞪向伊万的眼睛忽而隐隐有了血光,“带他到这里来。”他扭过头去,隔空对身后的一只蝙蝠下了冰冷的命令。

“感谢您。”王濠镜微微颔首说。再抬头时,他似乎是对伊万身后的托里斯产生了一丝兴趣,“这位是……?”

“如您所见,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伊万无奈耸了耸肩膀,与王濠镜一同向宴会厅的边缘走去。

“人类来参加血族的聚会,只有两个原因。成为祭品,或者……”

“就是那个或者了。”伊万悲哀地叹了口气说,“他想成为吸血鬼,所以我带他来面见君主。”

“……”

“怎么了?看你的脸色,难道君主今天不来吗?还是说——”伊万四下张望了一下,“莫非今天有一大群人排队等着喝君主的血?!”

“当然不是。”王濠镜像是被伊万夸张的动作逗乐了,自始至终冷淡的脸上终于有了鲜活的表情,“今天来面见君主的只有两个人。”

“还有谁?”

“那个。弗朗西斯·波诺伏瓦身边的那个短发女人。”

“诶……我还以为,为情所困的白痴,只有我身边的这一个。”伊万撇撇嘴说,“所以,君主现在人在哪里?”

“你进来的时候,没见到他吗?”

“有吗?”

“有。”王濠镜肯定地点了点头,又忽而想起什么一般,瞪大了眼睛,“等一下……难道你进来的时候,就直接这样走进来了?!”

“要不然呢?”

“什么叫做要不然呢……”

 

王濠镜目瞪口呆地看着伊万,仿佛伊万做了什么惊天的无礼之举。可正当他准备向伊万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先前为伊万引路的那只蝙蝠,居然不知何时飞进了古堡,盘旋在了众人的头顶上方。一时间,无论是纯血的贵族,还是混血的继位者,都或是鞠躬或是屈膝,向那只看似平淡无奇的黑翼蝙蝠行了大礼。而王濠镜更是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向那已然飞近上座的蝙蝠行了叩拜之礼。

 

“你是说,那就是——”

 

伊万皱着眉头,困惑地望着那只蝙蝠,眼瞅着它在一团迷蒙的雾气中,逐渐化为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瘦小人形,浑然不觉自始至终挺直了身体站立在人群中的自己,已然成了众人眼中大不敬的肉中刺。

 

“那就是君主……流淌着古老之血的,我族之君。”

评论(34)
热度(262)

© C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