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血液吸引 · 选择

①魔改,续写。依旧是为了开车而写的铺垫。剧情是挖挖写的吸血鬼跑车的前传。有设定问题都去找她 @向日葵与太阳与风 

缘分卖本

在此感谢已经下单的同好们! 有兴趣的朋友也希望尽早下单呀!给我和馒头一点信心!ღ( ´・ᴗ・` )比心

③此次更新是为了特意感谢挖挖和猫馒头。这两个人目前都在露中赶稿地狱中,我很感谢她们一直产粮给我吃!



==========



传说,在血族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位君主。而如今百年一次,烦扰众人的家主大会,在从前,也不过是两位君主私下的密谈之约。没有人知道另一位君主到底是为何,以及如何从人们的记忆里渐渐消失的——最简单的解释是死亡。毕竟纯血的吸血鬼是如此脆弱,哪怕是现任的东之主,也需在月光中身披黑袍与兜帽。伊万在自己尚且年幼的时候,从父亲那里听说,只有在乌云蔽天的雷雨之夜,或是令人畏惧的月蚀之日,血族的君主才得以走出自己的城堡。当时他还一度认定,混血的吸血鬼要比纯血的幸福得多。因为相比被困牢笼一般的君主,他至少还可以偶尔在太阳底下玩耍;而当血猎找上门时,他也总比其他的吸血鬼多一条生路。归根结底,纯血到底有什么好的呢?难道所有人,都愚蠢得像眼前这个瘦小的君主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纯正的血统,甘受饥饿的折磨?

 

“君主。”

 

在或是唯诺、或是尊崇的问候中,披着黑色斗篷的君主扭动头颅,居高临下,扫视过礼堂中的众人。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平息了下去,仿佛任何细微的响动,都是对至高之君的忤逆。而礼堂中,唯独带有生气的两个人类,则更是出于对未知的畏惧而屏住了呼吸。在这沉默而不可窥视的试探中,他们只丝丝缕缕地从口中吐出些许温热的活气,好似只要他们这样做了,就能不被血族之君发现一样。只可惜,兜帽下可怖的视线,依旧是寻着他们的呼吸望了过来。站在伊万身旁的托里斯当即咬紧了牙关,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在这短短的一瞬之间,在托里斯的内心深处,对于生的留恋与死的恐惧,已是压过了对于爱情的渴望。他本能地想要逃走。且最终阻止他这么做的,也并非是什么惊人的意志或是爱恋,而依旧是恐惧——理智告诉他,在这吸血鬼的巢穴中妄图逃跑,只能是一场徒劳。在终于认清了现实之后,托里斯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冰冷了。他动作僵硬地扭动着脑袋,直至寻到了那个与自己同命相连的短发女人。他知道她也在害怕,因为若非如此,那女人远不必睁着那双瓷蓝色的眼睛,以同样无助的惊恐回望着他。他们四目交会,就这样长久地看着,仿佛彼此都在询问对方,面对即将要发生的一切,是否已经有了心甘情愿的准备——不!我还没有!我……托里斯哆嗦着嘴唇喃喃地说。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的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轻蔑的讥笑,而那短发女人也因某个血族鼓励的拥抱,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踪影。

 

“我真想让娜塔莎也看到这一幕。”伊万·布拉金斯基弯着眼角,心情愉快地说,“或者你可以回去之后,再在她面前表演一遍?然后告诉她,你说的忠诚都是假的,你对她的爱也是假的。你想活,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下去。”

 

说到这里,伊万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弗朗西斯,似乎话中有话,意指他人。西方的吸血鬼搂着怀中的恋人,神情恼怒地瞪视着他。可这非但没有使伊万难堪,反而使他感到更为快乐了。

 

“北方的布拉金斯基。”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那先前蹲在古堡窗台上的黑猫忽而凌空一跃,身形轻盈地落在了君主的身旁。它撒娇似的钻进了主人的斗篷之内,半晌后又钻了出来,乖巧地蹲坐在了主人的脚边,金色的眼睛,竟然直直逼着伊万望了过来。

 

“北方的布拉金斯基,日出已经近了,而且在座的各位均是远道而来,能聚首于此的时间也都弥足宝贵,就请您暂且对人类软弱的恐惧有所宽容吧。”

 

黑猫说完,也不等布拉金斯基回话,就自顾自地抬起前爪,优雅地舔漱了起来。而与此同时,不知从何而来,又窜落了一只几乎一模一样的黑猫。

 

“你准备好了吗?”

 

黑猫径直走到弗朗西斯眼前,歪着脑袋,打量着活生生的女人。它说话的声音,不比君主身旁的那一只尖细高挑,但语调冷冷的,似是更具压迫,使那短发女人发出一声惊惧的轻叫。黑猫的尾巴因而剧烈扫动了几下,似是对眼前人的懦弱有了些许的不耐烦。于是它在原地转了个圈,又向着伊万身旁的托里斯走了过去。而这时,那看似柔弱的女人终于颤抖着喊住了它。

 

“我……我准备好了。”

 

短发女人自始至终紧握的双手终于松开。她轻柔地推开了身边的倚靠,向着黑色的灵猫说出了请求。黑猫因而停下步子,弯着身子转了回来。而此时此刻,君主身旁那只有着女人嗓音的黑猫也停下了动作,空抬着小巧的前爪,向着女人看了过来。

 

“跟我来。”

 

长尾的黑猫暂且放过了托里斯。它回到短发女人的身边,领着她穿越影子般耸动着的人群,来到了君主的面前。可尚不等她迈上台阶,那锐着眼睛的黑猫就突然一窜而上,猛地跃上女人的脊背,在一声惨烈的尖叫声中,咬断了女人脖颈上的坠链,然后叼着它,又一次跃回了君主的身边。

 

“尊贵的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东西不仅会伤害到君主,也会伤害到你深爱的波若伏瓦吗?”

 

尖嗓子的黑猫叼着银制的十字架,在众人的注目下跳上窗台,将那犯了禁忌的东西远远丢了出去。它似乎很是生气,可再回到君主身旁时,它就又恢复成了那只讨巧而乖顺的黑猫。但它对于女人走上台来的行为还是满心警惕,仿佛它随时准备好了,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而撕碎任何一个无辜的旁人。

 

“别那么紧张,不会疼的。”在女人双手交握,脸色苍白地跪倒在君主面前之时,那低着嗓子说话的黑猫也走了上来,与女人并肩而坐,“或者,你还有什么话,想要对你信奉的神倾诉?”

“……没、没有了。”女人闭紧双眼,死命摇了摇自己低垂的头颅。

“君主。”黑猫勾着尾巴,抖动着胡须说,“她准备好了。”

 

黑猫刚一说完,女人便感觉有一阵阴凉的风,自头顶上方向自己压了过来。她因而止不住地开始发颤,像一只孱弱的雏鸟遇到了盘根上游的毒蛇。她知道自己将要死去了。她不畏惧死亡本身,只是因人求生的本性,故而在单纯地害怕失去生命。终于,那死亡的亲吻落在了她的脖颈上。女人感到自己的呼吸瞬间凝滞住了。她微微张开淡色的嘴唇,最后一次吸入了续命的薄气。而在亲吻结束时,她感觉自己无力垂下的颈项被人轻柔地托起。随后,她便听到了血族之君那令人心安的宽慰。

 

“嘘……睡吧,我的好孩子,睡吧……”

 

在众人的见证之下,女人终于平静地死去了。她被血族的君主拥抱着,温柔地交付到了自己爱人的怀里,再借由爱人的双手,躺进了礼堂旁那巨大而古老的石棺之中。和所有被血族之君赐予了祝福的人一样,她需要在这里睡上整整三天三夜。而如若足够幸运,她将在第四天的子夜醒来,从而获得新的生命。

 

“轮到你了。你准备好了吗?”

 

就在众人将目光集中在石棺上的时候,黑色的灵猫已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托里斯的身后。美丽的少年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僵冷着身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这一次,尚不等他有所表态,北方的暴君便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衫前襟。他将托里斯的身体高高提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快步走向高贵的君主,然后犹如抛弃破布一般,将少年扔在了君主面前的台阶上。

 

“你最好明白,你现在只能选择死!”

 

出于某种旁人不可理解的暴怒,不等托里斯挣扎着起身,伊万·布拉金斯基便当众踩住了少年的手腕。只听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轻响,鲜红的血液便如倾杯的美酒,自伊万的脚下缓缓渗出。而少年的容貌,也因这生生折骨的痛楚,扭曲得失了它原先应有的俊丽。可在场的血族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关心少年的痛苦。他们均是被眼前这滚烫的鲜血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此刻竟如丢了魂魄一般,犹疑着向托里斯慢慢靠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先前那两只黑猫也如得了命令,立刻躬起脊背,一左一右分守在君主身旁,龇着尖锐的牙齿,向着所有意图进犯的血族发出低沉的警告。一时间,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唯独伊万一个人,因其人类与血族混生的体质,得以凭借人的理智,在这场渴求鲜血的狂欢中保持清醒。可当他回过头来,得意地想要欣赏一下血族之君面对鲜血时疯狂的模样时,却发现本该最为渴求血液的君主,已是半蹲在了他的脚旁,扶住了托里斯因疼痛而颤抖不已的肩膀——他显然是在对托里斯低声说着什么,而托里斯也正在聆听。伊万收回自己的脚,向后退出一步,冷眼旁观着君主的举动。以他的听觉,他本可以听见君主的说话,只要他集中注意力,或者说,只要他想。可古怪的是,偏偏血族的君主就在他的眼前,可他无论如何,也听不见君主与托里斯在说些什么。他只知道,当托里斯翕动着嘴唇,淌下眼泪的时候,君主祝福的亲吻,已是落在了他的颈侧。

 

“年轻的家主啊,你对你的侍从太过苛刻了。”

 

王濠镜在这时走了上来,代替少年的主人,将他死去的身体抱了起来,安置进了石棺之中。在这场因鲜血而一触即发的气氛里,他似乎也是一个有趣的例外。且守卫的黑猫们对他的越界并无戒备,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反应。

 

“这不是苛刻,而是报复。”伊万的目光紧紧盯在罩着斗篷的君主身上,近乎咬牙切齿地说,“如果你有一个至亲的妹妹,而她却违背你的意愿,选择了一个有可能背叛她的、懦弱怕死的人类作为自己的伴侣,你也会这么做的。”

“不,于我而言,情况其实并非如此。”王濠镜微窘地笑了一声,重又从石棺旁回到了伊万身边。他将双手收回衣袖之中,摸出一块木质的令牌,双膝跪地,毕恭毕敬地将它安放在君主的面前。刹那间,那木牌便如生了根的种子一般,开始迅速地生长、变形,直至成为一个清瘦的人类的孩童。那孩子也机灵得很,眼一瞅情况不对,眉头一竖,当即就要逃跑。可惜,王濠镜终究还是抢先了一步。他抓住孩子的手腕,压着孩子的脑袋,迫使他也跪倒在君主的面前,长叹一声,说道,“这黑发黑眼的孩子,是被柯克兰爵士带到这里,归还给东方我族的。可他毕竟撞破了血族的秘密,君主,请您决定他的去留吧。”

 


==========


CH后记:

我掐指一算,露中离上车还有2~3章。(仰天笑)

我看到了挖挖的绝望,哈哈哈。

不过说老实话,我觉得你还是等LMI的肉比较实际……至于这文的肉,就我的尿性和坑品,基本全看心情哈哈哈~

抚摸挖挖~~师娘爱你哟~(づ ̄3 ̄)づ╭❤~


希望喜欢的大家红心蓝手支持!谢谢!!!

评论(11)
热度(196)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