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no

 

Сострадание и любовь – главные законы человеческой жизни.

Прошлое отодвигает настоящее и определяет будущее.

露中男男生子控
偶尔出出同人本
写文风格很随性
更新频率阴晴不定
爱好露中生子ABO
烧饼向导怀个球
国相扑克耀王后
苏露异体NTR
不吃国拟不吃三次元
丝路双耀亦是心头好

【出本计划】
2009丨红霞(完售)
2017丨蓝色的故事(完售)
2018丨Let Me In(完售)
2019丨在一起(改稿中)

【露中】林神

  1. 发泄用叙事,文风诡异,林神与王子设定。

  2. 生子预警(但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

  3. 强行预警(也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

  4. 藤触预警(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

  5. 本人口味猎奇,脑洞惊奇,爱好神秘主义。需避雷点已事先预警。故而不接受吐槽。

  6. 露中同人本《漫步》《LMI》(←点本名进淘宝连接)继续求领养。求领养。求…呜呜呜

 

==========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还不曾像今日这般四分五裂。那时候的人们,虽各自住在不同的城国里,追随着不同的国王,但所有人都虔诚地敬畏着神明,且相互之间彼此关爱,从无恩怨。他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居住在这片被称为劳瓦的大陆上。大陆悬浮于天地之间,受到天神的庇佑与爱护。天神为了赞赏人类的诚敬,命一条巨龙,拽着浮空的大陆,绕着火红的太阳,终日往来于天地之间。所以,当巨龙靠近太阳时,就有了夏天;反之,则是冬天。而当巨龙靠近云朵时,就有了白天;反之,则是漫漫长夜。大陆上因而有了四季,人们也得以在春天播种,秋天收获。后来,为了感谢神恩,也为了犒慰神龙,每年大陆的第一场雪落下之后,各国的国王便会率领着自己的国民,聚集到被称为“涯”的大陆尽头,然后请出本国的大力士,将自己国家这一年最好的收获抛喂给巨龙,祈祷来年能有更好的收成。

 

今年,各国的国王依旧带领着自己的百姓,千里迢迢,来到“涯”边祭祀天神。大力士们依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一一将本国最好的作物抛进巨龙的口中。可奇怪的是,当粮食抛洒一空之后,本善的神龙却没有像往日那般表现出自己的满意。人们这才发现,极北之国的国王因丧妻之痛,并没有带领他的子民前来赴约。而此时的神龙,已是显示出了暴怒的先兆。它剧烈地扭动身体,挣脱了神赐的枷锁,无情抛弃了依附于它的人类,远远向着天空游去了。而与此同时,人们惊恐地发现,他们所居住的劳瓦大陆仿佛被众神抛弃了一般,永永远远地浮游在了落雪的早冬。在那一瞬间,人们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众人的心中没有恶,也没有恨。可慢慢地,饥饿与寒冷教会了人们什么是愤怒与仇恨。百姓们举兵起义,冲进北国的宫殿,想要杀死犯了神怒的北国之王。可他们却发现,他们曾经憎恨地对象,早就死在了自己的王榻上。而如今的王庭里,只留下瞪着紫眼睛的王子,与瑟瑟发抖的王女。

 

“我会重新把春天找回来的!”面色凝重的伊万王子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右手放在心口上,“请再宽容给我一些时间吧!我听说,蓝眼睛的魔女知道如何找回春天!所以请让我和我的妹妹离开这里,前去为大家寻找春天吧!”

“我们可以放您离开,去寻找传说中的魔女。可娜塔莉娅公主作为人质,必须留在这里!”一个举着锄头的男人带着他的妻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神情严肃地对伊万王子说,“我尚未成年的女儿去年死于饥荒,故而我可以向您发誓,王子殿下,在您回来之前,公主必定安然无恙。”

“我愿意相信你。但如若你们违誓,伤害了我唯一的妹妹,那么,即便之后我寻找到了春天,也不会将它带回到这里。”

 

伊万王子说完,将自己银发的妹妹交到了这对夫妻手中,随后背上行囊,手持剑与弓,踏上了寻找魔女的旅途。王子知道自己身负重罪。因他已逝的父亲曾对天神不敬,故而即使贵为北国的王子,伊万在沿途也未能得到他国的礼遇。他只能独自一人踏着茫茫白雪,不停地走啊,走啊。终于,在白夜的尽头,找到了蓝眼睛的魔女。

 

“尊敬的魔女!”伊万王子站在一栋长着鸡脚的木屋前,高声喊道,“您无所不知,亦无所不能。所以您一定清楚,我为何远道而来,寻求您的帮助!”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年轻的王子。可凡事总该有个代价,作为报酬,你能支付给我什么呢?”

“除了我唯一疼爱的妹妹!我什么都可以献给您!甚至是我的生命!”

“可我不需要你的生命。它对我而言,压根一文不值。”魔女坐在木屋前的走廊上,微笑着说。她有一头白金色的短发,与湛蓝的漂亮眼睛,“回你的故乡去吧,北方的王子。回到你故乡的森林里,去寻找一位昏睡在雪地里的林神。他被神龙挣脱锁链时的震天巨响击晕在了森林里,只要这位林神再次苏醒,春天便会重新降临。”

“可是,北国的森林如此广袤,我又该如何仅凭一人之力,寻找到这位林神呢?”

“王子殿下,你可能不曾知道,在北国的东面,那看似没有尽头的针叶林里,藏着一棵纤细的桃树。这棵桃树年年开花,却从不结果。我这里有一根红色的缎带,你将它拿去,牢牢绑在桃树的树身上,然后轻轻拽动它。如此一来,那位黑发黑眼的林神,就会在你面前现出元神。你要将他带回去,在温暖的房间中悉心照料。如此一来,待那位林神睁开眼睛,你的希望便会实现了。”

 

伊万王子还想再问几句,可那长着巨大鸡脚的木屋已经迈开步子,在雪原上奔跑起来。无论伊万王子在后面怎么追,怎么喊,蓝眼睛的魔女也没再回过头来。无奈之下,王子只好启程返回故国。途经东面的森林时,他仔细搜索着眼前的每一棵树木。可一连七天,却始终没有找到魔女口中所说的桃树。又累又饿的伊万晕沉沉地倒在了雪地里。而就在这时,他发现不远处的树下,躲着一只抖着嘴唇的灰兔。于是伊万王子搭箭满弓,想要射杀灰兔果腹,却不想就在这时,那灰色的兔子突然站了起来,冲着他说起了人话。

 

“年轻的王子,请你不要猎杀我,作为报答,我愿意带你走出这片森林。”

“我不要你带我走出森林。”伊万王子将手中的弓拉得更紧了,“我只要你带我找到一棵年年开花,却永不结果的桃树。”

“这很容易。”灰兔说,“跟我来,它离这里很近。”

 

灰兔说完,立刻蹦跳起来,领着伊万王子,不停地向前跑啊,跑啊,直至走到一片覆满白雪的空地。空地的中央,正如魔女所言那样,一棵没有花叶的桃树,正安安静静地立在那里。欣喜的伊万王子当即取出魔女的缎带,将它死死系在了桃树身上,然后照着魔女所说的那样,轻轻拽动了它。那柔软的缎带先是宛若铁链嵌入血肉一般,渐渐浸入树体;再往后拉拽,竟是如逼魂出窍那样,活生生拽一个黑发披肩的美丽人儿。那黑发的林神自桃树中凭空生出,如灵魂离了躯肉,眼看着就要直直跌倒进雪地里。伊万见状,赶忙跑上前去,伸出双手,接住了林神轻软的身体。昏睡的林神躺倒在伊万的怀中,他的表情平和而又安详,细白的脖颈上,还紧紧系着那根血红的缎带。

 

“这就是林神……”伊万王子喃喃自语,“这就是那一位能够为我的子民带来春天的林神——”

 

伊万欣喜若狂地紧搂住怀中人,紫色的眼睛如中了魔障一般,久久凝视住了林神粉色的唇。这如桃花般微绽的可爱双唇,使伊万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他因而仓皇别过视线,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远方,如水手逃避美貌的塞壬那样,目不斜视地向着北面的城国大步走去。

 

回到北国的伊万王子,在人们的质疑声中,将黑发人抱入了宫殿。他将林神安置在自己从前的寝宫里,又在屋中燃起柴薪,以便保持温暖。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王子日夜不眠的照料下,美丽的林神终于睁开了自己深色的眼睛。可他的发问,却使伊万本来雀跃的心情跌到了冰冷的谷底。

 

“你是谁?为什么要将我带到这里?”林神躺在床上,黑色的眼里没有一丝光芒。

“尊贵的林神,我名叫伊万,是北国的王子。请原谅我私自将您带到我的宫殿。因为魔女告诉我,您能帮助我,为我的子民们重新迎回春天。”伊万王子哀求说。

“我亲爱的王子,恐怕我没办法为你迎回春天。”自桃树而生的林神即便化为人形,也同树木一样无法行走。而魔女的绸缎又束缚了他的元神,使他目不能视物,也无法使用神力。因而林神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回答伊万的问题,“四季流转,全凭神龙的引路,而非我的功劳。我的苏醒,只因单纯感受到了温暖,误以为春天已经到来。如你所见,我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林神,我所掌控的,也不过是春天的百花,与秋天的落叶。”

“可是!只要鲜花能够绽放!我的子民就可以播种耕耘!这样一来,即便是无尽的冬天,我们依旧可以有所收获!”

“花朵是否能在开放之后收获果实,这也非全部仰仗于我。我需要伴侣的帮助,才能将花朵结为甜美的硕果。”

“你有伴侣?”

“我有许多伴侣。”黑发的林神阖上眼睛,轻声说道,“金色的蜜蜂与灵巧的雀鸟,还有那翩翩飞舞的彩蝶,它们都是我的伴侣。没有它们亲吻我的身体,即便是春天到来,百花也无法结果。”

 

听了林神的话,伊万王子陷入了沉默。他看着床榻上美发的林神,内心感到悲伤与不知所措。恰逢此时,宫殿外传来百姓们的欢呼与呐喊。原来是早归的猎人从下着雪的森林里,摘来了抽了新芽的木枝。城中的居民们奔走相告,将这快乐的喜讯送到伊万王子的眼前,可王子只是神情哀伤地接过了它,便当众合上了宫殿的大门。

 

“我的人民正在庆祝春天的到来。”伊万王子拿着新叶,回到了林神的身边,“即便这都是谎言,即便春天永不会到来,我也已经决定,必须得到能够结果的花朵。”

“可蜜蜂们正躲在蜂巢里发抖,蝴蝶也还未曾破茧。没有它们的亲吻,我无法为你的子民们带来果腹的蔬果。”

“但有我在你身边……我也可以代替它们,给予你温柔的爱抚与亲吻。”

“然而你只是一个人类。”林神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人类的爱情善变而又多疑,无法像蜜蜂给予我的那样专情,也无法像蝴蝶给予我的那般欣喜。自然,也更不会像鸟儿的歌唱一样,使我日夜生情。”

“可是,即便它们的专一使您念念不已,您也不曾在开花之后,为它们结出任何甜蜜。因为只有人类才知道,何为真正的爱情;也只有人类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心爱之人,长久地厮守在一起。”

“不,你说的不对。我无法为伴侣结出硕果,那全是因为——不!请等一下……”

 

动了真情的王子没有再让眼前人继续说下去。他伸出颤抖的双手,宽解了林神的绸衣,然后喘着粗气,将那件深色的外衣,无情地抛进了燃着火的壁炉里。

 

隔天,早起的人们惊讶地发现,虽然灰色的天空中,依旧连绵下着细盐似的雪粒,但森林中的雪地里,却已绽开了美丽的花簇;就连昨日才刚播种下去的麦粒,此时此刻也都神奇地冒了嫩绿。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春天即将来临,可唯独长发的公主,在狂欢的人群中蹙着眉头,一言不发地琢磨着自己的担忧。

 

“王兄!王兄!快放我进去!”娜塔莉娅公主来到宫殿前,焦急地叩着大门,“这外面的景象实在古怪!你到底对林神做了什么,才使鲜花得以违背常理,在寒雪中盛开!”

“我对他,如蝴蝶亲吻花朵那般温柔,如蜜蜂采集花蜜那般精心。”伊万隔着宫殿的大门,对自己的妹妹说道,“回去吧,我亲爱的王妹,回到人群中去吧。去告诉我的子民们,请他们不要再焦虑与担心。因为不久之后,他们期待的收获,就将如期来到。”

 

正如伊万王子所说的那样,三个月之后,百花忽而齐齐凋谢,青色的果实,也已挂满了枝桠。可即便如此,天空中却依旧下着白雪,而人们也不曾脱下裘衣,感受到任何夏季应有的温暖;又过了三个月,耕地里播种下去的作物,如今也都成熟。人们纷纷挥舞着镰刀,在雪地中收割起麦子,同时祈祷着三个月之后,温暖的春天能够真正到来。

 

“这一切实在有悖常理!我真是日夜心神不安,唯恐哪一天,有更大的灾难降临。”娜塔莉娅公主仰着脑袋站在宫殿的城墙之下,自言自语说道,“没有温暖的阳光,鲜花何以在这样寒酷的冰雪中盛开,而粮食又何以在这般冻骨的冰冷中成熟?我一定要溜进城堡去,偷偷见一见这位林神,看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法术,使我们得以在冬天有了收获!”

 

公主刚一说完,城墙上的枫藤便如蛇般扭动起来。枯黄的树叶大片大片抖落下来,只留下相互交织的藤茎,如鱼网般附着在城墙之上。于是娜塔莉娅公主鼓起勇气,顺着枫藤爬上城墙,偷偷溜进了宫殿,随后跟着一片打着风旋的枯叶,找到了倚在壁炉边的林神。那美丽的林神有着星辰般灵动的眉眼,与一双桃粉色的甜美的唇。乌黑的长发更是仿佛流水一般,直直披落在他的肩头。光是这惊人的美貌,就足以使任何人心动,可更让娜塔莉娅惊艳的,却是林神头上,那一对宛若鹿角般生长而出的桃枝。桃枝上,缀着一簇簇粉色的桃花,映衬着林神绝美的容貌,一时间,竟使娜塔莉娅忘记了自己溜进宫里的目的。而就在这时,那黑眼睛的林神却忽而含着凄凉的笑,向她说出了悲哀的请求。

 

“可爱的公主,我已经听到了你在宫外的担忧。只是很可惜,我对此已是爱莫能助。违背神意的四季必定要遭报应,而你们如今的收获,也只能是最后一季。”

“可是!你不是林神吗?”娜塔莉娅焦急地上前一步,握住了林神的手腕;转眼却又在惊恐中,猛然松开了指尖。因她发现林神的手指,已如枯木般瘦扁,“为什么会这样!”

“你的王兄为了拯救自己的子民,用这染了血的缎带,从森林的桃树之中,将我的元神束缚到了这里。他又因为爱我,焚烧了我的神衣,玷污了我的身体。不仅如此,他甚至还骗我吃下动物的血肉,使我失去了神性,怀上了人胎。事到如今,我已不再是万物的林神,而已是唯属于他一个人的伴侣。”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呐!如果没有了你!那森林里的花花草草,该如何是好呀!可怜的林神,你快告诉我,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帮到你!”

“我善良的公主,这就是我请你来的原因。我请你带着佩剑,去东面的森林里,寻找一棵盛开着粉色花朵的桃树。请你小心剥下它的树皮,然后将它带来,披覆在我的肩头。届时我就能恢复神力,带着我腹中的孩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娜塔莉娅公主听完,点头答应了林神的请求。而林神也赠送给她一朵桃花,承诺在森林中护她安全。果不其然,有了桃花的庇佑,无论是狡猾的狐狸,还是凶猛的豺狼,都在沿途成了为公主护驾的忠仆。娜塔莉娅公主因而顺利找到了林神口中的那棵桃树,小心剥下深褐色的树皮,如自己所承诺过的那样,将它披覆在了林神的肩膀上。

 

“这一下,你就又是我们的林神啦!”

 

娜塔莉娅公主快乐地说。可就在这时,她紫眼睛的王兄突然出现在了寝宫的门口。受到惊吓的娜塔莉娅连忙躲到了林神身后,像寻求庇护的雏鸟一般,紧紧拽住了林神的衣袖。而与此同时,尚不等伊万王子踏入房门半步,粗壮的藤蔓便仿若活的巨蛇,忽而破窗而入,先是死死咬住了王子的四肢,之后又好似蛛丝缠绕蚊蝇那般,将王子的身体紧紧缚在了半空之中。

 

“不!”

 

娜塔莉娅惊声尖叫起来。她脸色惨白地举起佩剑,跑到王兄的脚下,努力去斩劈粗壮的藤蔓。可不管公主怎么努力,那锁链似的藤蔓却始终纹丝不动。其中腕粗的一条更是溢着杀意,猛地扼住了伊万王子的咽喉。娜塔莉娅哭叫了起来,她惊慌失措地跑回林神身边,跪下身来苦苦哀求,希望愤怒的林神可以放自己的王兄一条生路。

 

“只要你的王兄为我解开脖颈上的缎带,让我回到森林,我就答应你,放他一条生路。”

“他愿意的!他一定愿意的!”娜塔莉娅俯在林神的双膝上,苦苦哀求说,“我的王兄,他侵犯了尊贵的林神,他已经受到了惩罚,他已经知道错了——”

“不!我绝不答应!”

“哥哥!请不要再让林神恼怒了!”

“我决不会答应!哪怕你下定决心,要在此刻夺走我的性命,我也绝不解开红缎,将你放回自由的森林!”伊万王子咬着牙关,用一双仿佛流着血泪的眼睛望向林神,一字一顿地说,“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从万物那里夺来,使你成为唯独属于我的伴侣。而如今,你又要我如何能够忍受住爱与嫉妒的折磨,将你送还给活的生灵,然后看着它们像我对待你那样,亲吻你美丽的身体!”

“你们人类的爱,丑陋而又卑鄙,永远不知分享,且又自私自利。正如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用肮脏的手段束缚住我的元神,还强要了我的身体。你若为此深受嫉妒的折磨,这全该是你咎由自取。因你不知何为真正的爱情,也不知我爱着森林里的伴侣时,那种温柔的想念与甜蜜。”

“将自己的爱情与旁人共享,这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爱情!你说你爱着勤劳的蜜蜂,那我问你!你可曾因为蜜蜂落在花丛见,而心生艳羡?”

“……不,我没有。”

“那你说你爱着美丽的蝴蝶,那你又可曾因为蝴蝶落在溪石上,而心生妒恨?”

“从未。”

“可是我会!我的林神!我会因为你聆听夜莺歌唱时的微笑,就忍不住流下嫉妒的泪水!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所以我才想要占有你!使你成为我一个人的伴侣!”伊万王子的嘴角淌下了鲜血,但他依旧瞪着眼睛,将自己涨得通红的脸面向林神,不休不停地说着。因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已近,而不懂爱的林神,却又比谁都更懂得怨恨。

“但……无论你有多么的爱我,可你的所作所为,始终深刻地伤害了我。况且,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里,也从未有过一件,能让我感受到你的爱情。因而,不管你多么努力地为自己的做恶辩解,我也无法理解你,亦无法原谅你。”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使你爱上我,也如同我爱上你那样?”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松开我脖颈上的缎带,放我回森林里去吧。如若你今日这么做了,那即使我无法接受你作为我的伴侣,但至少,我会愿意去相信,你对我的爱意,并非虚情假意。”

 

美丽的林神说完,扬手松开了缠绕着王子的藤蔓。北国的王子因此跌坐在地上,将泪水斑驳的脸庞,深深埋进了自己的掌心。许久之后,伊万王子终于重新站了起来。他走到林神的面前,捻住缎带的一端,在悲伤与痛苦的挣扎之后,轻轻松解了它。

 

“……下一个春天,你还会到来吗?”

“春天不会再来。”红色的缎带松解之后,林神黑色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他细细看着眼前哀伤的王子,在半晌的迟疑之后,忽而抬起手来,温柔地为王子拭去了嘴角的鲜血,“但我可以承诺,鲜花依旧会在寒风中绽放,而作物与果实,也仍然会在冰雪中成熟。”

“可你不会再来。你要离开我,回你的伴侣身边去了。”

“我有许多伴侣,而你的爱情,曾经也能成为其中之一。我愿意去相信你发自真心的爱情,可你爱一个人的方式过于残忍无情,使我不得不离开你,回到属于我的森林。”

“不,不不不!”伊万王子将缎带捧在掌心,湿润的眼底,已是满布了恐惧,“请惩罚我吧!我的爱人!如若我的所作所为使你伤心,如若我的死,能够稍稍平复你的怒气。只是请答应我,不要就这样弃我而去!”

“那我就要带走你的元神。从此你将不再是高贵的王子,也不再存有人心。生生世世,你都将不再为人。你与你的子孙,都将四肢着地,永远在森林里穿行,学会从野兽的獠牙间挣扎求生,也学会以善良的心,去爱着每一个人。”

“可我深爱的爱人,只有你一个!”

“那就跟我走吧。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获得爱我的资格。”

 

美丽的林神说完,拿起了王子手中的缎带,如曾经他所遭受到的那样,将它轻柔束缚在了王子的颈上。于是,伊万王子变成了一只雪白的麋鹿,跟着黑发的林神,回到了广袤的森林。化身为鹿的王子,只在迷路人的面前出现,其余的时候,则都跪俯在一棵没有树皮的桃树旁边。再后来,晚归的猎人忧伤地说,或许春天不会再来。因为他在迷路时偶然发现,住着林神的桃树已经枯死,而守护着它的麋鹿,也已永远地倒下了。

 

时间又过了三个月。忽而有一天,早起的人们惊讶地发现,有一头幼鹿,出现在了他们劳作的农田里。可爱的幼鹿如精灵般美丽,有着雪似的身体,与一双葡萄般灵动的黑眼睛。它头上的犄角,也很是奇异,像树杈一样生长,又像树杈一般鲜花满溢。而它走过的地方,积雪竟然神奇地都融化成了滋润的流水,噗嗤噗嗤,渗入了土里。人们欢呼雀跃,说是林神终于出现,赐予了他们播种的春季。可天上的雪依旧下个不停,只是从此不再飘落到大地上,而是在半空中,就融化成连绵的水滴。于是人们口口相传,说春天到来时,必定会有一场春雨。等到雨过天晴,万物就都会重新苏醒。

 

==========


后记:

这梗的来源很奇怪(拍肩挖挖),但反正到我脑子里,就成了这样的东西。

有想表达的,也写得很明显了。

最近比较丧,所以可以的话,希望大家红心蓝手支持吧^^

谢谢啦~

评论(21)
热度(278)

© Chrno | Powered by LOFTER